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健康新闻 >

“踏空者”青青稞酒_财经频道_东方资讯

发布日期:2020-07-21 02:00   来源:未知   阅读:

斑马消费 杨伟

近几日,白酒板块集体下跌,但并不影响长期向好趋势。

这一轮白酒行情始于2019年初,同花顺白酒概念从1600点左右一路上攻,2020年初疫情冲击大盘略有回调,到了5月份喝酒行情再度开启,即便这几天回调凶猛,仍然站在了3900点左右的高峰上。

在这1年半的时间里,贵州茅台(600519.SH)站稳2万亿,五粮液、泸州老窖、山西汾酒、古井贡酒(000596.SZ)等多支个股的股价最少涨了一倍,连2019年莫名其妙巨亏2亿、业绩倒数第一的金种子酒(600199.SH),也搭了一把顺风车。

在这样的行情中,投资白酒股有可能亏损吗?

还真有??青青稞酒(002646.SZ)。

2018年12月28日,当年最后一个交易日,公司股票收盘价10.71元;2020年7月16日收盘,公司股价10.65元,除权后也是打个平手。

因规模相近等原因,青青稞酒将酒鬼酒(000799.SZ)、金徽酒、水井坊、金种子酒列为同行业可比公司。上述区间,这4家公司的股价涨幅分别为389%、90%、127%、55%。

看着隔壁的投资者们轻松翻了倍,青青稞酒的追随者们估计早已哭晕在厕所。哪怕是公司最近给所有股东送白酒,也无法抚平这心伤。

总部位于青海互助县的青青稞酒,主营天佑德、互助、八大作坊、世义德、永庆和系列青稞酒,2011年登陆深交所。

业绩最好的2013年,公司凭借中高档青稞酒发力,实现营业收入14.38亿元,归母净利润3.73亿元。

随后,白酒行业调整期开始,公司陷入业绩增长瓶颈,最终寄希望于行业并购。2014年,公司导入美国酒庄“马克斯威”葡萄酒运作,2015年收购酒类电商网站中酒网。

两大并购业务不仅没能帮公司提振业绩,反而成为拖累,将公司青稞酒业务积累的根基消耗殆尽。

2016年开始,白酒行业回暖,随后进入一个小高潮。近年,白酒行业上市公司整体业绩实现强势增长,但青青稞酒却连年下滑甚至亏损。

2016年-2018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14.37亿元、13.18亿元、13.49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16亿元、-9416.43万元、1.08亿元。

2017年亏损的原因是,中酒网业绩不及预期,计提全额商誉减值1.79亿元。剔除该因素后,当年的归母净利润为8500万元。

2019年,青青稞酒实现营业收入12.54亿元,同比下降8.27%,归母净利润3611.83万元,同比下降66.42%,扣非净利润更是下降80.12%至1893.65万元。

当年,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1.08亿元,同比下降202.28%,为公司首度经营性现金流为负。

2019年,绝大部分白酒企业实现了营收、净利的两位数增长,业绩下滑的仅有3家,洋河股份(002304.SZ)、青青稞酒和金种子酒。

从业务构成来看,青青稞酒2019年核心主业失守,红酒业务和中酒网亏损,合力导致了业绩滑铁卢。

当年,公司青稞酒实现营业收入11.30亿元,同比下降9.64%,毛利率下降1.71个百分点。

重要子公司中,仅有青海互助青稞酒销售有限公司实现盈利,负责红酒业务的Oranos Group公司,净利润-1572.34万元,中酒网的运营主体中酒时代(北京)有限公司净利润-1721.96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中酒网长期依赖母公司输血。6月底,青青稞酒召开董事会,将对中酒时代的财务资助额度上调至2.36亿元,期限延长至2021年6月30。截至6月24日,公司对中酒时代提供财务资助余额为2.198亿元。

近几年,青青稞酒人员调整频繁,组织架构也随之调整,如2019年注销中酒时代旗下的3个地方分公司,合并西藏纳曲青稞酒业有限公司等,意在重新将重心放到核心主业青稞酒上。

启信宝显示,西藏纳曲青稞酒业由青青稞酒、毛铺酒业(劲酒旗下)、西藏奇正(奇正藏药002287.SZ关联公司)分别持股45%、35%、20%。

不过,白酒终归是周期性行业,下一轮调整似乎已山雨欲来,青青稞酒的回头路,恐怕不是那么好走。

7月14日,青青稞酒披露2020年半年业绩预告,公司亏损3300万元至3700万元,而上年同期净利润为2244.94万元。

公司总结亏损原因时称,一季度受疫情影响,销量下滑,二季度虽销售恢复,但属于销售淡季。

实际上,最核心的原因,还是青青稞酒踏空了这一轮白酒行业的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