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汽车资讯 >

吴克坚:“不败的红色特工”-中新网

发布日期:2020-09-10 04:57   来源:未知   阅读:

  鉴于内部失密的教训,蒋介石在国民党中央常委会上讲到党、政、军、特关键问题时,常常会对速记员挥一下手,示意下面这段话不要记,速记员就得立刻搁笔。但沈安娜知道,蒋介石不让记录的内容,正是我党最需掌握的情报。于是,她就把主要内容记在心中,待到休息时跑到厕所里,用速记符号记在小纸片上,回家后再整理成文字交给党组织。

  5月27日,上海解放。脱险后的民盟领导人北上,参加了中国人民政治协调会议和开国大典。

  作者:杨超

  两度以报纸为阵地“明争”“暗战”

  毛泽东指示一定要保证他们的安全。周恩来密电吴克坚,全力保护和营救正在上海的宋庆龄、张澜、罗隆基、史良等人,以防蒋介石痛下杀手。

  周恩来称赞说,吴克坚情报系统在关键时刻拿到关键情报起了关键作用,是很不容易的。

  为了彻底断绝国民党军事物资的空运,党中央要求有关各方密切配合,包括香港情报系统和上海情报系统,务必加紧策动“两航”起义。决定以蒋天然为解放军争取“两航”起义工作首席代表,吴克坚为第二代表,派人去香港进行“两航”策反工作,促使“两航”在港飞机、工厂迁返祖国大陆。

  1931年4月,中共中央特科负责人之一的顾顺章在汉口被捕叛变,供出了党中央在上海的许多重要秘密机关和我党特工人员。由于打入南京国民党特务总部的钱壮飞及时报信,吴克坚和中央特科全体同志在周恩来、陈赓的直接领导和指挥下迅速转移,果断废止顾所知道的一切秘密工作方法,并把与他有联系的线索全部切断,终于化险为夷。

  中央情报部在给吴克坚系统的嘉奖电中说:“克坚并转全体工作同志:几年来你们在克坚同志领导下,不避艰险,任劳任怨,坚守工作岗位,获得敌人各种重要情报,建设和保证了同中央的联络,直接配合了党的政治和军事斗争的胜利,你们的工作是有成绩的,特电嘉奖。并望在胜利中勿骄勿躁,为全国解放及解放后同各种敌人作长期的隐蔽战争而继续努力。”

  杨虎时任国民政府监察委员,表面看不过是一个闲职,可作为上海青帮老大,又有个担任上海警备区副司令的女婿周力行,因此在上海很有势力。吴克坚多次登门拜访,晓以大义,终于使杨虎在权衡利弊后决定“帮忙”,下令其旧部阎锦文(时任上海警备司令部稽查处第三大队队副)设法营救张澜、罗隆基等人。

  成功营救张澜、罗隆基等民主人士

  1929年底到1930年初,吴克坚被调任党中央政治局开会的地方做掩护工作,这是一项非常重要的任务。遵照党的嘱咐,吴克坚把自己的父母和女儿从平江老家接出来到上海同住,他自己装扮成一个商人。这样一个家庭,上有两老,下有一小,很像一个中产之家,便于掩护。当时吴克坚担任这项掩护工作,看起来很平凡,但责任重大。每当政治局在楼上开会时,吴克坚和家人便在楼下周围放风,一有什么动静,便上楼报信,起到万无一失的掩护作用,使到会的中央政治局成员绝对安全。正是由于吴克坚的细心和机敏,这个集会点始终没有发生任何问题。

  来源:学习时报 【编辑:苏亦瑜】

  1939年9月16日,毛泽东在延安和中央社、《扫荡报》《新民报》三记者谈话,揭露顽固派加紧反共投降活动造成的时局危机,严正表明共产党对顽固派发动反共摩擦的态度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按照国民党当局的新闻检查制度,毛泽东这篇声讨顽固派的檄文是绝不会被检查机关通过的。为了向人民群众指出时局危机,揭露顽固派制造摩擦的狰狞面目,吴克坚遵照周恩来的指示,用拒不送检的办法,于10月19日在《新华日报》显著位置刊登了这一重要谈话。当日报纸提早出版,在晨光中,报纸纷纷送到读者手里。顽固派被激怒了,竟出动大批警察、特务、宪兵没收这一天的报纸,并给《新华日报》以停刊一日的处罚。《新华日报》不理睬这一“处分”,10月20日照常出版,以刊登《本报启事》的方式揭露国民党这一反动行为。

  在我党早期情报机构担负特别任务

  吴克坚是我党隐蔽战线的功勋领导人之一,号称“不败的红色特工”。回望吴克坚的战斗一生,他数次受命于危难之际,不畏艰险,保卫中央安全,深入敌人心脏地区,获得大量关键时刻中央所需要的重要情报,充分显示出一个共产主义者高超的思想境界和大无畏的革命精神。

  其时,张澜、罗隆基被国民党当局软禁在上海虹桥疗养院。5月14日,阎锦文接到保密局上海站站长王新衡的暗杀命令:将张澜、罗隆基绑架,用船运到吴淞口外沉江,毁尸灭迹,掩人耳目。阎锦文及时将这一消息向杨虎等人作了汇报,并商量制定了营救张、罗的计划。

  解放战争时期,吴克坚情报系统在隐蔽战斗中屡立奇功。更难能可贵的是,在上海三年的地下斗争中,无一人被捕,无一部电台被侦破,书写了我党情报史上的一段传奇。

  在旅欧华侨的统战工作方面,吴克坚通过《救国时报》建立了“全欧华侨抗日救国联合会”,并组织进步华侨参加西班牙的反法西斯斗争。在法国期间,他为宣传我党抗日救国的方针政策,扩大党在海外的影响,支援国际反法西斯斗争,做了大量工作。

  1930年10月,党组织在慕尔鸣路兴庆里17号(现茂名北路111弄17号)租下房屋,建立电台。住在楼下的“二房东”就是吴克坚,大家都叫他“账房先生”,他负责电台经费和政治工作。这些活动,成为经典电影《永不消逝的电波》中的真实题材。

  1949年4月23日,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全部渡过长江,并占领了南京。深明大义的林遵,于同一天午夜率大小舰艇25艘、官兵1271名,在南京笆斗山江面宣布起义,并与解放军第三野战军取得联系,从而加速了国民党军长江防线的土崩瓦解,亦为人民解放军创建一支强大的海军奠定了坚实基础。毛泽东与朱德致电林遵及其率领的起义官兵:“庆祝你们在南京江面上的壮举……”林遵率领第二舰队起义,是解放战争期间国民党海军最大规模的舰艇集群起义。

  1900年11月,吴克坚出生在湖南省平江县一个理发工人家庭,曾用名吴黑撑。1924年冬,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为了表示对党的忠贞和不怕艰难困苦的精神,从参加党的第一天起,他特别改名为吴克坚。

  1925年吴克坚就在长沙从事秘密工作。大革命失败后,吴克坚先到武汉工作,后因组织遭到破坏,在敌人追捕下前往上海寻找党组织。1929年,吴克坚在上海做工运、宣传工作,在革命低潮时期,他不惧生命危险,顽强地战斗在敌人统治的心脏地区,尽心竭力完成党交给的任务。

  吴克坚第二次赴沪创办的情报系统,是中央情报部重要的系统之一,直接为中央服务,在中央领导下进行工作,特别是在许多具体工作上,周恩来的指示很多。吴克坚情报系统覆盖了当时整个南京、上海、杭州地区,发展情报关系最多时达1500余人。

  在党的七届二中全会上,中央印发了吴克坚拍回的三封电报。这些电报揭露了蒋介石的军事、政治阴谋,使我党了解了敌人的意图,为党中央决策起了重要情报作用。

  1949年11月9日,“两航”员工在香港宣布起义。“两航”参与北飞起义的12架飞机、100多名爱国员工,从香港返回祖国大陆。

  全面抗战爆发后,党决定派吴克坚前往美国纽约主办《先锋报》,他却一再请缨回国杀敌,强烈地发出“宁为战死鬼,不作老华侨”的豪言壮语,组织最后同意了他的请求。他在给党组织的回信中这样写到:

  特别是两次国民党军方少数高官会议的核心机密,从吴克坚系统上报周恩来。周恩来看后立即下令:急电发往延安。国民党六届三中全会的全套文件,包括参谋总长陈诚在很小范围内所作的军事报告,从吴克坚系统转报陕北,引起党中央、毛泽东高度关注。

  怎样才能从特务围困中展开营救行动呢?吴克坚运用了自己独的情报方式:争取敌人营垒的重要人物,使其整个系统为我服务。这次营救,吴克坚瞄准了杨虎。

  当时最主要的是军事情报。吴克坚以惊人的胆略和超人的智慧,组织领导一批久经考验、无私奉献、胆识兼备的无名战士,深入敌人许多要害部门,六合宝典图库,在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渡江作战、国共和谈以及解放上海等关键时期,侦获了敌方大量军政情报,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救国时报》是我党在国外从事抗日救国宣传的机关报。自1935年12月9日创刊到1938年2月10日终刊,《救国时报》共出版152期,对宣传、动员广大华侨和国内部分读者了解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和积极参加抗日救亡工作,都起了宣传和组织作用。

  策动林则徐的侄孙和“两航”起义

  1949年5月上旬,解放前夕的上海风雨飘摇,准备逃往台湾的蒋介石给特务头子毛人凤下了一道密令:像张澜、罗隆基这样的民主人士,要随国民党一同前往台湾。凡是拒绝去台湾的,一律就地处决。国民党保密局在逃跑前夕发起了针对民盟领导人张澜、罗隆基的暗杀行动。

  在敌人心脏地区白手起家书写传奇

  1948年冬,国民党海军司令部将海防第二舰队调入长江,担任从江阴到安庆间的江防任务,企图阻止解放军渡江。海防第二舰队司令林遵,是民族英雄林则徐的侄孙,曾被派往英国格林尼治皇家海军学院留学。林遵是旧中国海军中比较进步的军官,有强烈的民族意识和爱国主义思想。早年就是为了建设海军、不受外来侵略而投身海军的。同年12月,根据党中央的指示,吴克坚派林亨元通过有关渠道同林遵方面秘密接头,代表中共跟他正式对话,最终坚定了林遵临阵起义、回到人民怀抱的决心。当然,林遵起义是中央决策统筹的结果,是多条战线协同作战的结果。

  1941年初,皖南事变爆发。1月17日夜,周恩来满含悲愤,挥笔写下了著名的“为江南死国难者志哀”和“千古奇冤,江南一叶;同室操戈,相煎何急?!”两幅题词,把对殉难的新四军壮士的哀痛、对国民党反动派的愤慨全部凝于这二十五个字当中,并指示将其刊登在次日出版的《新华日报》上。当晚,《新华日报》版面作了特殊安排,用两套印版巧妙地骗过了国民党当局。1月18日,当国民党当局发觉市面上出现印有周恩来亲笔题词的《新华日报》时,大批《新华日报》已冲破国民党军、警、宪、特的封锁,传遍了山城的大街小巷。

  1949年6月,香港潘汉年系统的张唯一派情报干部朱汉明与“中航”内的三位中共地下党员取得了联系。吴克坚则把他的工作对象锁定为“央航”副总经理查夷平,并在“两航”起义的关键时刻,向周恩来推荐了秘密党员吕明,以加强对起义工作的领导。

  面对国民党顽固派的重重压迫和严密封锁,吴克坚带领《新华日报》的编辑和记者发扬党报的战斗精神,以大义凛然、威武不屈的斗志,敢于和善于宣传真理,使《新华日报》成为我党在国民党统治区的喉舌和号角。

  吴克坚系统不但擅长收集机密情报,而且还有更加出彩的工作经历。湖南程潜、陈明仁起义,国民党海军海防第二舰队司令林遵起义,上海提篮桥监狱以及“两航”起义等,都是吴克坚系统组织参与的成功之作。

  1930年9月,党中央决定租法租界巨籁达路(现巨鹿路)四成里12号房屋办无线电集训班,为党培养无线电专业人员。为了隐蔽工作的需要,对外装作私营企业,门口挂着“上海福利电气公司工厂”招牌。学员16人都是各地党组织选派来的。由李强负责机务,吴克坚负责管组织和经费,张沈川管报务。开始工作进展很顺利。但在12月17日上午,张沈川正在二楼前楼教报务,十多个学员在练习收报时,突然有五六个侦探气势汹汹闯上楼来,将张沈川等人抓走。正在四马路振华旅馆的吴克坚闻讯后,即化装去工厂了解情况。走到弄外,望见二楼窗帘(暗号)已揭开,回头就走,发现有人盯梢,便转几道弯,甩掉了盯梢人。集训班被破坏后,被捕的20人中,无一人暴露党的任何机密。

  1936年4月,吴克坚受党的委派去法国巴黎协助吴玉章办《救国时报》,担任总经理职务,同时兼顾旅欧华侨的统战工作。

  “关于调我去美国纽约办报事,经过再三考虑,我想当祖国各地炮火连天硝烟弥漫,反对日本法西斯的伟大斗争如火如荼的时候,尤其是延安圣地党中央和毛泽东主席发出抗日救国的伟大号召,我想我应该回国,贡献出自己一点微力。”

  5月24日上午,接到警备司令部移解张澜、罗隆基的命令,阎锦文立即赶到虹桥疗养院,向张、罗言明营救实情。此时,阎锦文也接到了田淑君电话转达的吴克坚的指示,要求阎锦文务必于当天午夜12时前完成营救工作。当晚10时许,阎锦文全副武装,亲自驾驶大型轿车,以奉命移解的名义,将张澜、罗隆基安全转移至上海环龙路(现南昌路)59号的杨虎官邸。我上海地下党组织和解放军的便衣队已经在此迎候。

  此后,吴克坚在上海地区先后建立了代号为崎台、岭台、昆台、岚台的4部秘密电台,在福州、长沙、南京等地建立了9部电台。从1947年1月到1949年6月,仅上海4部密台就发出电报977份之多。

  也正是在吴克坚任总编辑时期,《新华日报》刊发了周恩来为皖南事变写的两幅著名题词。

  吴克坚要求在秘密工作中要坚持“做什么像什么”的原则。确保电台的安全,必须做好社会环境的掩护工作,比如找适当职业,或开店做生意等来掩护,并要学些当地土话、适应当地风俗习惯。吴克坚要求叶人龙发挥自己修理汽车的技术专长,开设汽车修理行作为掩护,从事电台工作。叶人龙物色的塘沽路62号二层楼房作电台密点,底楼作为店铺,二楼是住家。而距塘沽路不远处的吴淞路口,就是国民党的巡捕房。但因为有汽车修理行作掩护,叶人龙、陈秀娟与邻居关系又处理得好,敌特人员做梦也想不到,中共的秘密电台就设置在他们的眼皮底下。也正是在这里,一份份绝密电文向延安、向西柏坡发去。

  最早跟吴克坚接上关系的是沈安娜。沈安娜时任国民党中央党部速记员,以国民党特别党员身份作掩护,在蒋介石身边潜伏长达11年之久,被誉为“按住蒋介石脉搏的人”。抗战胜利后,沈安娜随国民党机关由重庆回到南京。根据吴克坚的安排,沈安娜在吴克坚系统南京何以端的直接领导下,继续开展情报工作。

  全面内战爆发后,为了在情报战线上掌握主动权,党中央决定派吴克坚到敌人心脏地区的上海,负责宁、沪、杭地区党的对敌隐蔽斗争。启程前,周恩来和王若飞亲自找吴克坚谈话,李克农向吴克坚具体布置任务:一、基本上没有现成的情报关系,要靠白手起家;二、配给电台人员;三、到上海局负责人刘晓、刘长胜处领取活动经费。

  同一时期,还有震惊中外的“两航”起义。起义前的“中国航空公司”(简称“中航”)和“中央航空公司”(简称“央航”)均属蒋家王朝的官僚资本,共有飞机100架左右。1949年春、秋两季,风雨飘摇的国民政府先后把“两航”从上海、广州迁到香港,以保持其跟西南、台湾的空中交通。

  吴克坚晚年在他的回忆录中写道:“首先我通过友人介绍,认识了中央航空公司副总经理查夷平,帮他认清形势。归纳起来,主要是两句话,即大势所趋,人心所向。也就是点一把火,照亮他们的眼睛。向他们大叫一声,告诉他们出路,并加以组织。于是,吕明和我就充当了这样一个小卒……”

  1938年初,应周恩来电召“立即回国,共赴国难”,吴克坚即于2月4日经香港回到武汉。党任命吴克坚为中共中央长江局副秘书长;5月,任《新华日报》总编辑。同年10月,武汉失守后,《新华日报》迁到重庆继续出版发行。

  从1939年初至1943年6月,吴克坚任中共中央南方局常委、社会部成员(后负责)、新闻组组长、《新华日报》总编辑。吴克坚与社长潘梓年、总经理熊瑾玎等在中共中央南方局的直接领导下,冲破国民党当局的重重阻力,在人力、物力、财力都很困难的条件下,把《新华日报》办成了在国内外很有影响力的报纸。

  1946年夏,再一次受命于危难之际的吴克坚,携全家到达上海。吴克坚先按约定的办法,领取活动经费,在外滩租了一个写字间,在沪西常德路恒德里148号租了一幢一底一楼的石库门房屋,建立了落脚点。